苛求细节 工于“心”技——记北京安贞医院冠心病中心一区主任宋现涛

宋现涛手术演示如何导引导丝塑形

□本报记者王志冕本报通讯员吴华个人简介:

宋现涛,山东武城人,医学博士,主任医师,教授,博士研究生导师,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冠心病中心一区行政主任,心血管智慧诊疗北京市工程研究中心主任(兼)。

先后主持完成12项国家级、省部级、局级、行业研究基金项目;先后入选北京市科技新星项目、北京市优秀人才计划等,2016年获“第二届首都十大杰出青年医生”荣誉称号;以主要完成人身份获教育部一等奖1次;以第一作者及责任作者发表学术论文130余篇,其中SCI论著40余篇;参编专业学术著作12部;专利2项。

上月18日中午,我们在北京安贞医院门诊楼见到了冠心病中心一区主任宋现涛,他身材中等偏瘦、文质彬彬,透着坚定和干练。“时候不早了,你们等我一下,咱们中午一起吃个饭聊一聊,我下午还有手术和院内会议。”话音刚落,他便急匆匆赶回办公室。

宋现涛1973年生于武城,1999年成为一名医生。从住院医师到主治医师再到主任医师,他一直奋战在心内科临床一线,尤其擅长复杂和临床高危的冠心病患者介入诊断与治疗,是誉满杏林的中青年专家翘楚,更是备受患者尊敬与信任的好大夫。

无心插柳,意外收到医学院通知书

“我从来没想过会当医生。”采访刚开始,宋现涛的话便出乎记者意料:一名深耕心血管领域20多年的专家,他的初心竟与“医学”无关。

“我5岁就上了一年级。”宋现涛回忆,那时的他和小伙伴下河摸鱼、上树摘枣、支网逮鸟……轻松快乐充满了整个童年。“五年级该毕业了,父亲觉得去镇上读初中我年龄太小,就说‘在家再玩一年吧。’就这样,我读了两个五年级。”宋现涛说。

11岁时宋现涛步入初中,受父亲工作变动影响,他先后在武城一中、李家户中学和武城二中初中部就读,因学校学习进度不同,他又读了两个初二。两次复读后,终于能跟同龄的小伙伴一起上学了。

18岁那年,高考如约而至,直到填报志愿时,他也未曾想过学医。“我报的志愿全是理工科,没有一个跟医学相关。”宋现涛说,那时候要先报志愿,而且大多数人会选择“服从调剂”。最终,一门心思想往理工方向发展的他,意外收到了滨州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。

“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,我纠结了好久,不想去学医,我们几个关系不错的同学商量好了一起复读。”时至今日,谈起那段往事,宋现涛还会不自觉激动起来,可在父亲的苦心劝说下他改变了主意。

天天与医学书籍相伴,并未改变他不想学医的初衷。大学时候他也没有全心投入,成绩一般,担心工作不好找,于是决定考研。

热爱阅读、善于思考,独辟蹊径成为考研“黑马”

采访中,宋现涛多次提到父母的言传身教让他获益良多。

“因为父亲是语文老师,所以我很早就开始看书,上小学前就看了许多。我看的第一本小人书是《许凤》,主人公是一位抗日女英雄。父亲在油灯下,拿着钢笔把每个人物的名字在小画册上给我标好,一边写、一边讲给我听。”宋现涛说。

“父亲经常从图书馆借书给我看,大我9岁的姐姐也会给我买书。小学时,我看完了《三国演义》《水浒传》《西游记》《杨家将》等小说。”宋现涛说,由于年纪小、识字不全,书中很多不认识的生字只能根据故事情节“冲”,但酷爱读书的习惯也在潜移默化中养成。

决定考研后,宋现涛一边认真备考,一边在学校图书馆大量阅读报纸杂志,还在父亲的指导下订了两份医学专业杂志,分析临床医学专业的现状与进展。在老师的指导下,分析各高校、各专业的招生方向及考试重点。身边的同学都觉得他疯了,考研压力那么大、学业那么紧张,他还有心思看杂志。殊不知,正是这些杂志影响了他的整个职业生涯。

“当时,滨医学生考研的方向主要是北医(北京大学医学部)、上医(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)和同济(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)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在报纸上看到协和(中国协和医科大学,今为北京协和医学院)的招生简章。结合考试项目内容大纲,分析自己的优劣势,觉得协和更适合我的发展方向。”宋现涛说,1996年,获得临床医学学士学位的他被协和医科大学录取,成为一名内科学心血管专业的硕士研究生。因为平时学习成绩与最终录取学校的差异较大,他还被同学笑称为当年的一匹“黑马”。

从排斥到痴迷,一念之转激活内动力成为行业翘楚

1999年,获得医学硕士学位的宋现涛进入安贞医院心内科工作,可即便如此,他的内心依然对医学有所排斥。

转变发生在2002年。那一年,宋现涛师从吕树铮教授,学习冠心病的介入诊疗技术。

吕树铮从事心内科临床与科研工作多年,是国内最早开展冠心病介入治疗的先驱者之一。在他的言传身教下,宋现涛竟逐渐喜欢上了介入手术,并达到了痴迷的程度。

“上午做经皮冠动脉支架手术时,吕教授手把手教我指引导管怎么深插,才能提供额外的主动支撑力,以利于支架的顺利输送。晚上回到家躺在床上,脑海中回放手术的每一个细节。想着深插技术的操作,思考如何安全地把指引导管撤回来,以避免心肌缺血、医源性夹层以及指引导管整个甩出冠脉。”

凭借对操作技术的热爱与痴迷,宋现涛很快脱颖而出。2005年,他开始独立完成复杂高危冠心病患者(左主干病变、慢性完全闭塞病变、桥血管病变等)的介入手术。当年第一次在全国学术会议上发言,并得到国内著名专家的好评;2008年加入CTO俱乐部(由葛均波院士组织,以挑战慢性完全闭塞病变为主要内容),成为最年轻的会员之一;2009年,获评首都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、副教授。

在“好大夫在线”等网站上搜索“宋现涛”,可以看到很多患者发来的感谢信,其中“耐心细致”“为患者着想”等词汇出镜率颇高。宋现涛常说,面对疾病时,医生和病人应该是站在一起的、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。2016年获评首都十大杰出青年医生时,宋现涛向媒体这样阐释对“杰出医生”的理解:医者,父母心!对待每一位患者,都要有看护自己儿女一样的情怀。他进一步解释说,“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。医生不仅仅要为患者治病,更要为他们的长期疾病与生活做好指导与规划。”

在他心里,有一个医患共同面对疾病不确定性的典型案例:几年前,一位80多岁的老教授因罹患冠心病来到宋现涛的诊室,并进行了心脏支架手术。手术很成功,但老先生却在术后出现罕见并发症——支架金属过敏导致的皮肤瘙痒。在为老人寻找解决办法的过程中,宋现涛了解到,家住东高地的老人为了挂他下午出诊的专家号,常常凌晨三四点便赶来医院排队。体谅到老人的不易,宋现涛便将自己的微信留给老人,方便沟通,免去老人的奔波之苦。经过一年多的治疗,老人皮肤瘙痒症状终于消退。

手术、专家门诊、带领并指导团队的20名医生完成常规的临床工作、完成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教育教学……即使临床和教学任务繁重,宋现涛从未在科研工作上有一丝懈怠。自参加工作以来,他先后主持完成了12项研究基金项目,并以第一作者及责任作者发表学术论文130余篇,其中SCI论著40余篇。

“临床与科研是相辅相成的,每次临床上的显著进步,都是基于科研上的重大突破。”宋现涛说,安贞医院面对的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心脏病患者,其中不乏复杂且罕见的病例,他们将生的希望寄托在医生身上,“病患的信任与期许,就是我们医生不断前进的动力源泉。”

关注治未病,探索医疗数据信息化

在宋现涛的网页介绍里,有许多他撰写的有关心脏疾病的科普文章,还能经常看到他在病患的提问帖下留言。他还经常到中央电视台、北京电视台录制与心脏疾病有关的科普节目,并借助各类自媒体、公共媒体传播心脏病的防治知识。对于这项工作的执着,来自他思维方式的转变。

“年轻时看局部多一点,觉得准确诊断疾病、做好一个手术很有成就感。随着年龄增长、阅历增多,对疾病和病人的认识也不一样了,现在更关注疾病的预防。”宋现涛说,全国有3亿多心血管疾病患者,冠心病也呈现出高发病率和年轻化的特点。作为一名专业医生,他渐渐明白,医生诊治病人的能力是有限的,帮助医生团队建立预防胜于治疗的理念、帮助病人建立自我管理的意识,对疾病控制才更加有效。

“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大家逐渐习惯了大鱼大肉。这种生活习惯会导致血脂升高,引起肥胖和糖尿病的发生,这些因素都会加快动脉粥样硬化,引发心血管疾病。”宋现涛表示,预防心血管疾病,应尽量以清淡饮食为主。在所有膳食因素中,与心血管代谢性疾病死亡数量有关的归因比例中,影响最大的是高钠摄入。因此,要控制盐、脂肪的摄入。在45岁以下人群中出现的冠心病患者,多是平常应酬多,抽烟、喝酒、熬夜、压力大和不运动的男性,需要特别引起重视。

去年10月15日,宋现涛团队远程实时指导了武城县人民医院的冠状动脉造影手术。这是武城依托县域“医共体”,通过信息化手段打通医疗数据壁垒的有益探索。对此做法,宋现涛给予了高度评价。“这个事非常好,让患者足不出户享受到优质医疗资源,同时也为疑难危重病患赢得宝贵的治疗时间。”

多年来,德州老乡找宋现涛看病的不在少数,每次他都会热情接待、问诊。“故乡,永远是一个让你魂牵梦萦的地方。”宋现涛说,他一直有个想法,依托北京安贞医院的国家心血管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,构建一个省、市、县三级协作的机制,让更多患者足不出户享受到优质医疗资源,“我在努力推动这个事情,也算是为家乡贡献绵薄之力吧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